浙藝動態

网易彩票

来源:文化管理系   作者:宋煜 何懿欣 摄影:来怡清 编辑:江勇   时间:2019-07-09   人气:
字體:放大 縮小

知識卡片:

大陳島位于我國粵、閩、浙海上交通咽喉,爲浙江沿海之要塞。1955年初,國民黨軍隊從大陳島這一大陸最後的據點敗退台灣,劫運了大陳本島及附近島嶼所有居民1萬多人,留下了一個滿目瘡痍的荒島。19561月,467名青年響應團中央“建設偉大祖國的大陳島”的號召,滿腔熱血登島墾荒。從那時起,一代又一代墾荒人犧牲自己的青春、家庭甚至生命,換來了今日的“東海明珠”。


“燈不明,路不平,交通船開開停停。”這是一位78歲的老墾荒隊員對于六十年前那段在大陳島墾荒歲月的深刻印象。他叫金可人,曾是椒江區文聯副主席、區音樂家協會主席。其父母親均是醫生,家境在那個年代已算得上是相當不錯,可他仍舊選擇走上了墾荒這條路。


“同志,你爲社會主義貢獻了什麽?”當時金可人正是受了這個橫幅的觸動,才打算做一個墾荒人,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價值。1958年,年僅16歲的他響應了大陳島墾荒隊的號召,成了第二批上島的青年。雖然做好了上島吃苦的准備,但是現實中的大陳島仍讓他感到荒涼。渺無人煙,島上的原居民在戰爭後全被國民黨帶去台灣,留駐在島上的僅有墾荒隊和部隊人員;物資匮乏,沒有現代化設施,食物也全部靠自己親手種植和養殖。他被分到了農業隊,養豬、運飼料以及挑大糞等等都是他們的活。墾荒難度非常大,這是金可人對于大陳島的第一印象。


慢慢地,他發現日子雖苦,但生活還是比較豐富的。“我最喜歡的就是搖橹,三兩成群出海捕魚。大陳島的日出是非常美麗的,你能看到太陽一下子從水面躍出來。”金可人回憶起那段日子最快樂的事情,眼睛都帶著光。大家苦中作樂,晚上隊員們常常跳舞唱歌,十分熱鬧。也是在那裏,金可人的音樂天賦被發掘了。

他雖然沒有得到專業的音樂訓練,但他一直未曾放棄自己的音樂夢。在墾荒期間,兩次報考音樂學院並受到老師的賞識,遺憾的是無疾而終。《潮起東海》是他五年墾荒結束後,收錄其作品的一本書。《美麗的大陳島》、《墾荒隊員之歌》、《墾荒精神代代傳》等都是他受勞動啓發創作的歌曲。其中,《墾荒精神代代傳》還被改編爲情景劇在全市巡演。聊到興起之時,他還現場爲我們演唱了一段。渾厚的嗓音中帶有對過去生活的記憶,更多的是高昂奮進的主旋律。


78岁高龄的他谈起在大陈岛垦荒奋斗的日子仍旧是神采奕奕,仿佛是昨日重现,那些艰苦的岁月现在成了他一生难忘的回忆。如今的他每年都会回到大陈岛,看看自己曾经汗水挥洒过的土地。涓涓细流,终能汇成涛涛江河,金可人先生的这种“艰苦创业、奋发图强、无私奉献、开拓创新”的垦荒精神,值得我们青年學生好好学习,汇聚起向上向善向美的力量,在新时代新征程为国家富强、民族复兴而奋斗,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。


關閉】 【打印
上一篇: 传承好家风 唱响正气歌——音樂系党总支举办廉政文化专题党课暨“七一”主题党日活动下一篇: